公司新聞

中國制造業成本壓力上升 減稅降費呼聲高漲

發布日期:2018-01-09 13:48:36 來源:
一石激起千層浪。
  “玻璃大王”曹德旺說者無心,但聽者有意,有關中國制造業困窘的話題再次撩動人心。曹德旺對中美制造業成本的比較和算賬,不啻于給長期依賴低成本優勢的中國制造“當頭一棒”,也讓為制造業減稅降費的呼聲再次響起。
  首先,稅負問題之所以在過去不成為問題,在于中國經濟高歌猛進,以及成本尚未大幅攀升,所以企業的日子也過得順風順水。但當經濟放緩時,稅負問題就凸顯出來,并對企業構成越來越大的壓力。這個時候的倒逼壓力,其實也是一柄雙刃劍,有可能逼出一條創新轉型的生路,也有可能逼至死角,騰挪不得。稅負之外,用地成本的上升也是企業不能承受之重。因為地方極其依賴“土地財政”,所以中國的土地成本也愈發成為企業的攔路虎和絆腳石。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后抱怨過工業用地的價格太高,而深圳也因為地價高昂而讓華為選擇將部分業務遷出。
  減稅降費,一直是過去這些年政府施政的重要一環,并在今年成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。“營改增”推廣的減稅規模約在5000億元,個稅的新稅制改革也將在明年邁出實質性的一步。盡管如此,企業的稅感仍很強烈。很多減稅,囿于地方的“軟抵制”而并未真正落實,要么稅減費增,要么代之以“加強稅收征管”而擴大征稅沖動。
  根本的原因在于,公共權力在一定程度上仍在制度籠子外面,仍保持著隨意擴張的隨意性。這樣,政府部門一方面拒絕減員減支,另一方面卻能將征稅(費)沖動落實為征稅(費)收入,所以企業和個人繼續承受著重稅壓力。因此,中國經濟的大規模減稅,從技術層面是政府部門真正割肉讓利,比如降低頭號稅種增值稅的稅率;從戰略層面則是不忘深改的初心,厘清政府與市場的邊界,有權不可任性,有權必受制衡。
  其次,中國制造業的成本問題,不僅僅是稅負問題,也是過剩產能的問題。很多企業仍“頑強”地生產著中低端產品,不愿意費勁拓展產品和品牌價值。大量企業麋集于此,利潤率微薄,成本也因為市場難以出清而居高不下。中國制造一方面在中低端產品上供給過剩,另一方面在產品上供給不力,如何突圍這種失衡,決定著中國制造未來到底是跟誰競爭?較好的結果是跟美日德比拼高精尖,較差的結果就是仍在跟東南亞比拼低成本。
  事實上,中國制造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,仍然擁有綜合成本的優勢,比如完備的基礎設施支撐,以及全產業鏈的集聚效應,這是東南亞及南亞一些低成本國家所無法比擬的。相比純粹的低成本競爭,中國制造并不在意,因為我們也在主動“騰籠換鳥”,也在順勢而為地進行產業調整和升級。但如果中國制造的成本企及美國的成本線,形勢就嚴峻得多,因為后者在創新、技術、產權(知識產權)保護以及美元等方面非常有競爭力。所以,中國制造需要在轉型和降成本的“兩手”上都要硬,避免成為“夾心層”。
 

     
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上一篇:2017年工程機械行業將面臨這些變化

    新聞中心

    12生肖时时彩官网